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我的地盘你做主VOL.14 对话 The KVB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3-10

『我的地盘你做主』是育音堂编辑部新推出的一个采访栏目。作为一个演出场地,不同于音乐媒体,我们会更好奇于乐队和歌手的“场地观”。过往演出中印象深刻的场地、场地附近的餐厅历险、演出前的背景音乐、最糟糕的嘉宾乐队,我们把围绕场地的一系列问题,一股脑抛给那些每年都要到处巡演几十甚至上百场的艺人,期待能挖出一些有趣的回忆和奇葩的经历。我们也会不断加入新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英国双人合成器暗潮乐队The KVB,时隔三年,携新专辑《Only Now Forever》再次来到中国。因为乐队成员Kat的艺术教育背景和对视觉艺术的兴趣,乐队在现场演出时非常注重视觉的呈现和体验,营造出浪漫迷离的电影沉浸感。而这一次,他们将乐队的极简主义带到了育音堂音乐公园,在LED屏幕的映衬下,会是怎样一个如梦如幻如真的夜晚?我们拭目以待。

(感谢乐队两位成员Nicholas和Kat一起接受了我们的邮件采访)

1)在所有过往的演出经历中,你曾经演过的印象最深刻的场地是哪一个?最糟糕的又是哪一个?

Kat:我们曾和Brian Jonestown Massacre一起在墨尔本演出,场地是一个非常漂亮古老的大剧院叫做“Palace Theatre”。令人遗憾的是,尽管这个剧院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受到保护,听说一些房地产开发商还是把它给拆毁了。

从1912年开始营业的Palace Theatre在1987年转型为一个音乐现场场地,
举办过The Black Keys、Arctic Monkeys、The Killers等众多知名乐队的演出。
2014年,一个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买下了剧院所在的土地使用权,
并计划将其推倒建造一座30层楼的W Hotel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场地是去年我们非常荣幸地受Robert Smith的邀请参加了他的Meltdown Festival。场地是在伦敦的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re),一座非常漂亮的野兽派风格的建筑。如果你看过我们专辑封面的话就知道我们有多爱建筑,特别是野兽派风格!

2018年的Meltdown Festival由Robert Smith作为策划人,
在为期10天的时间内,Southbank Centre的6个场地,共计90组艺人奉献了精彩的演出。
艺人包括My Bloody Valentine、Mogwai、Nine Inch Nails等,当然还有Robert自己的The Cure

最糟糕的…其实有不少。比较突出的是有一次我们在意大利一个别墅里演出,后来到了晚上才发现其实是一个fetish club。演出的房间电力不足/电路太老化,不足以支撑一个现场演出,所以不断地跳闸…场面太糟糕了。房间里还有一个大壁炉,不断烧着木头,浓烟不停地熏着我们的眼睛。

2)当你走进一个演出场地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场地的哪个细节?

Kat:一套设计合理运行良好的PA系统,一个大的屏幕和好的投影仪,还有就是友善热情的场地员工。

3)对大多数乐队而言,场地附近的餐馆总是乐队试音或者演出后的首选。能说说你在场地附近吃过的最好吃的餐馆经历?

Nick:在法国,大多数场地都是由政府资助的,演出前会有一个神圣的晚餐时间段,所有工作人员和乐队坐在一起吃饭,并且分为精致的三部分。你要当心不能吃太多,否则会撑到上不了台。

Kat:我们喜欢当地的食物,然后回家后还会去学习怎么做。有太多美好的食物经历和记忆——新加坡的喇沙、秘鲁的酸橘汁腌鱼和牛心、墨西哥城的墨西哥鱼卷、里斯本的霹雳霹雳烤鸡、乌克兰尝过的难以置信的汤、上海的火锅、特拉维夫用芝麻酱烧烤出来的整颗花菜、威尼斯的蛤蜊意面,还有在开普敦音乐节前边看海景边吃最美味的炸鱼和薯条。

4)说到观众候场/乐队换场时候的场地背景音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正合你意/莫名其妙/无法忍受的时刻?如果是你们自己负责歌单制作的话,会放哪些特定的歌曲或者艺人吗?

Nick:我们通常会准备一个演出前后的歌单,通常没有场地DJ的时候我们就会用。我们最近的歌单里包括了SUUNS、Fat White Family、Gabe Gurnsey、TVAM、Die Wilde Jagd、Beak>、The Holydrug Couple、Silent Servant、Wesley Gonzalez、LA Witch、TRAAMS、Froth、Sextile、Vox Low,还有Marie Davidson的单曲“Work It”也很适合提升气氛。

5)如果你是场地老板,你心目中的理想场地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起个什么名字?会专注于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吗?

Kat:会是一个艺术/音乐的空间,鼓励各种跨界的合作、AV装置还有表演。我们还会设立一个带有厨房的酒吧,提供一些在世界各地旅行期间获得灵感而制作的小食。至于场地的名字,我们想沿用这个场地之前的名字,有一种继承的延续,让它不被遗忘的感觉。

6)从长远来看,你觉得一个演出场地在日常运营中,应该做些什么事,才能帮助到本土的音乐场景的发展?

Nick:我不认为你可以强制任何事情。主办方Bad Vibrations的Keith在伦敦举办过很多很棒的乐队的演出。他会让之前合作过的本地乐队能够免费或者较低的价格看这些演出。我觉得这可能是帮助本地场景发展的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7)嘉宾乐队一直是演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能说说你看过的最棒和最糟的嘉宾和主角的演出搭配吗?

Kat:最好的可能是M!R!M,去年他和我们在欧洲一起巡演,有许多出色的歌曲,特别是他们一些还没有发行的新歌,其中有一首我第一次听到就起了鸡皮疙瘩。然后Jack(M!R!M)就问我要不要在录音室的版本里参与演唱,我当然荣幸之极。

M!R!M是居住在伦敦的音乐人Jack Milwaukee的个人计划
试听:https://m-r-m.bandcamp.com/

Nick: 最古怪的一次经历是一组暖场嘉宾甚至连乐器的弦都没调好…但是观众超爱他们,给予雷鸣般的掌声。那个场面有点太奇怪了,我们都被吓到了。但是最后那一晚的演出感觉很不错,我们也被带动着变得非常狂野。


8)那你自己作为观众看过的演出中,有没有觉得搭配非常绝妙的嘉宾和正角呢?特别奇怪的又有哪些?

Kat:我们最近看了Trevor Jackson在伦敦给Cabaret Voltaire做嘉宾。事先我们无法预见现场会怎么样,但是他对于唱片的混音技巧完全让我们沉浸其中。这样的搭配有点奇怪,但又很棒!

9)你目前居住在哪个城市呢?如果有乐迷会去到你居住的城市,你能分享一些秘密(你一般情况下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场地/酒吧/餐厅或者地方吗?

Nick:我们目前处在一个过渡的阶段。之前我们住在柏林,之后准备很快搬去曼彻斯特。

『柏林』

场地:可能不算是什么秘密,Urban Spree经常会举办有趣的地下演出。

餐厅:有太多想要推荐的了… Antonello’s Cevicheria & Street Food,Monella, 还有 Piri,他们的 辣酱特别好吃(虽然他们实体餐厅已经关门了但是时不时还会有流动的摊位)

酒吧:Das Gift是柏林Neukölln区的一个苏格兰酒吧,由Mogwai乐队的吉他兼键盘手Barry Burns和他妻子Rachel一起打理。他们有精选的啤酒、苏格兰特色食物,还有精挑细选的背景音乐歌单。Rachel还经营一个艺术展览空间,去年我在那里举办了一场个人演出。

Das Gift据说有着全柏林最好的背景音乐歌单。
许多著名独立音乐人都主动给酒吧制作自己的独家歌单

地方:Treptow Park是我最喜欢的公园,所以我坚持住在那附近。柏林城市郊外的湖也很漂亮,我推荐夏天的时候可以租一艘小船,进行一番湖上的探索。

『曼彻斯特』

场地:White Hotel,在一个老式车间里的非法酒吧;还有YES,是一个新开的带有顶楼酒吧的场地,声场很不错

曼彻斯特去年新开的四层楼的酒吧及场地,
成为日益衰败本土音乐场景中令人鼓舞的新鲜血液

酒吧:Beatnikz Republic

至于其他的推荐,等我们正式搬过去了以后,我们会记下来再告诉大家的!

采访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