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我的地盘你做主VOL.2 对话 First Hate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2-22

『我的地盘你做主』是育音堂编辑部新推出的一个采访栏目。作为一个演出场地,不同于音乐媒体,我们会更好奇于乐队和歌手的“场地观”。过往演出中印象深刻的场地、场地附近的餐厅历险、演出前的背景音乐、最糟糕的嘉宾乐队,我们把围绕场地的一系列问题,一股脑抛给那些每年都要到处巡演几十甚至上百场的艺人,期待能挖出一些有趣的回忆和奇葩的经历。我们也会不断加入新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第二期的嘉宾是丹麦的双人合成器流行First Hate。他们是哥本哈根新声的代表乐队之一,曾经和Iceage、Communions等一起巡演,将New Order和Pet Shop Boys的浪漫合成器之音,带进了21世纪了新独立音乐风潮中。这个梦想有一天在婚礼游泳池边演出的乐队,和我们分享了神秘的农场和细思极恐的炖肉汤。

1)在你所有的演出经历中,你曾经演过的最棒的场地是哪一个?最糟糕的又是哪一个?

我们演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场地,是去年在瑞士的一场户外演出。场地在山脚的一个大湖旁,落日后的夏夜,天空挂着一轮明月,星光闪烁。那一幕感觉整个宇宙都在自己的眼前打开。

当然,我们也演过许多糟糕的场地。最糟糕的一次可能是在瑞典,一个工作日深夜的商场庆典活动。我们答应那场演出只是为了钱,但当我们真得去到了那里,场地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商店,周围全是眼里只关心印尼还是哪里产的T恤衫的顾客的时候,就觉得非常后悔。其实我们并不愿意支持这些服饰界的巨鳄。

2)当你走进一个演出场地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场地的哪个细节?对你而言,场地的哪个方面能确保你有一场成功的演出?

最关心的肯定是我们演出要求里列的那些后台零食,哈哈。其实每到一个新的场地,遇到那些勤奋努力、并且对待艺人和自己的工作都十分尊重的场地工作人员,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我们发现通常演出行业里,最好的那些工作人员,都有过表演或者自己做音乐的经历。他们可以将心比心地来对待我们和工作。

3)对大多数乐队而言,场地附近的餐馆总是乐队试音或者演出后的首选。能说说你在演出前后的一次最有趣的晚餐经历吗?

许多年前,我们被邀请去丹麦最北端神秘的Åsen Folkefest音乐节演出。我们开了一整天的车,最后发现场地是在一个荒芜人际的黄土平原的农场里,有一个巨石雕像和一个自制的条幅,上面写了“Åsen”的字样。我们一到那,就有人冲我们喊排队,然后整个音乐节的人群都排起了长队。我们以为这是领取晚餐的队伍,结果是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丹麦民族舞蹈仪式,包括唱歌跳舞和把陌生人扛到你的肩膀上。我们大概有60多个人。这个奇怪的舞蹈仪式以后,我们都聚到了农场的食堂里吃饭。

在丹麦,当许多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比如婚礼和生日聚会之类),会有这样一个传统。一个人就当时的场合写一首歌,用脍炙人口的曲调作为基础,以便大家都可以跟唱。当大家在一起吃炖肉汤的时候,歌词纸就会在互相传递,然后人们就开始边吃边唱起来。

歌曲大概就是“啦啦啦,老皮特的车撞到了一只獾,他想,路上被撞死的动物可以吃吗?当然啦,我的朋友。把它放到锅里,再加点番茄,啦啦啦”

唱着唱着,我们慢慢明白,原来我们现在在吃的炖肉汤里有一只獾,是老皮特之前开车时撞死的。那次演完后,我们开车去到丹麦北部的沙漠里,喝了些在农场买的葡萄酒,然后醉倒在了星辰和迷雾中。

4)说到观众候场/乐队换场时候的场地背景音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正合你意/莫名其妙/无法忍受的时刻?

其实我们并不太在意。有时候场地的调音师会放一些很糟糕的摇滚乐,假装在测试场地的音响系统。我猜其实他们是想让我们知道,他们厌恶我们玩的娘炮音乐吧。

5)如果你是场地老板,你心目中的理想场地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起个什么名字?会专注于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吗?

我们其实非常厌倦目前的演出形式。一直纳闷为什么都过了100年了这事还没有任何改变?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乐队面面相觑。有时候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我们想要做出一些本质的改变,尝试把“去中心化”的理念融入到整个体验中。

我们觉得来看我们演出的观众应该被鼓励去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而不只是直直站在那里用耳朵听。

如果开场地的话,我们会起名叫THE LOVECRUX LOVECLUB,来的人都必须纹上一个永久的First Hate字样的刺青,才能入场。

6)暖场嘉宾乐队一直是演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能说说你看过的最棒和最糟的嘉宾演出吗?

我们不是很认同暖场嘉宾这个说法,我们更愿意把他们看作是一起同台演出的另一支乐队。我们感到最荣幸的一次,是在洛杉矶Berserktown音乐节和传奇音乐人Genesis P-Orridge和他的乐队Psychic TV共享舞台。最糟糕的一次在荷兰,有个在我们之前演出的DJ,演High了怎么也不肯下台,还想和我们干架。结果当然是我们赢了。

采访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