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讪胡双拼 | 21 Grams x Foster Parents互访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2-24

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老牌后摇乐队21 Grams,和2015年成立的上海数学摇滚小生Foster Parents,私底下彼此都互相看过对方的演出,喜欢对方的音乐,却从来没有机会同台演出过。终于,下周四,两个乐队会在最熟悉的育音堂的舞台上,联合带来一场数学和后摇的盛宴。

育音堂编辑们的新栏目『讪胡双拼』,特意邀请到两个乐队的成员,进行了一次互相的采访,向对方扔出一些自己最感兴趣想要了解的问题。

【Foster Parents的吉他手Jon对21 Grams吉他手查老师的提问】

Jon对乐队的评价:21 Grams乐队是上海摇滚界的常青树,我们都玩器乐摇滚,但又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所以一起同台演出会很有意思

1)你们乐队名字叫做21 Grams,所以是指什么东西的重量是21克呢?

查:其实这是部电影的名字,2003年让墨西哥导演Alejandro Gonzále声名鹊起的作品。21 Grams意寓“人死去后灵魂的重量”。

《21 Grams》电影海报

2)你自己最早的时候,是怎么对音乐和组乐队产生兴趣的?

查:听了大量的摇滚乐,于是想不如自己试一试玩乐队。

3)你组的第一个乐队叫什么名字?玩什么样的音乐呢?

查:21 Grams应该就是我正式组建的第一个乐队,刚开始的时候,是想玩一些Indie Rock。

4)目前你们乐队的创作方式是怎么样的?

查:四位成员都会贡献自己的动机,然后每个人都会赋予动机自己的理解,排练和创作充满着未知的惊喜。

5)你现在最喜欢的还活跃的国内和国外乐队,分别是哪些?

查:中国的话最喜欢惘闻。国外的话,包括有té和Shuhari(日本)、Maserati(美国)、Toundra(西班牙)、65daysofstatic(英国)、Sleepmakeswaves(澳大利亚)等 。

6)你看的上一部电影是什么?有什么感想?

查:Alain Robbe Gillet 1966年的电影作品《Trans-Europ-Express(欧洲快车)》,非常不合时宜但就像在看一部可视化的悬疑小说。

《Trans-Europ-Express 》电影海报

7)你们有什么新的音乐发行计划吗?

查:有一些新歌,希望能在下半年录音。

21 Grams乐队在2013年7月发行了第一张全长专辑《感观世界的多重线索》

8)你最喜欢的一种恐龙是什么?

查:翼龙。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一技傍身(会飞)。


【21 Grams吉他手查老师对Foster Parents的吉他手Jon提问】

查老师对乐队的评价:我本人非常喜欢Foster Parents,他们的作品既精巧又从容,两位成员在编曲上花了很多心思。现场的配合也相当默契。

1)介绍一下Foster Parents两位成员目前在中国的生活、工作情况。

Jon:我在一家可持续发展咨询公司工作,负责一个在线学习的培训课程项目。我已经在上海许多年了,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Gregor在Scorched工作,大家看的许多国外艺人的上海演出都有他的功劳(包括最近的JAMC中国巡演)。生活里的话,我们两人都各自养猫。

Foster Parents吉他手Gregor(傻)和他的爱猫Leo(可爱)

2)如果为Foster Parents起一个中文乐队名字,会是什么?

Jon:我猜最显而易见的中文名字一定是养父母吧。但是我觉得我们能起一个更好听一些的名字。或许我们应该向大家征集一些建议。比如找那个当时能想出可口可乐和赛百味这样的中文翻译的广告公司来给我们点灵感。

3)你们是否把Foster Parents视作是一个中国上海乐队?

Jon:那是当然。我和Gregor在上海相遇,乐队的大多数演出都在这里,毫无疑问我们是一支上海乐队。但如果问我们是不是一支中国乐队,这个问题好像就有些难回答了。

Foster Parents的bandcamp介绍里,把乐队标为了来自中国上海。另外打个广告,他们的数字版CD在bandcamp上是以name your price的方式进行售卖

4)Foster Parents的新歌和上一张专辑《Grim》里的作品相比,会有什么不同的变化?

Jon:又是一个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我发现自己很难去客观地判断自己的音乐。我们写了很多新的动机片段,然后缓慢地把他们转化为完整的歌曲。我只能说目前已经完成的新歌,基本都是偏向朋克吵闹的那个方向,当然我们也计划有一些其他的调和。我认为新歌是在《Grim》基础上的一次进化和升华,肯定不是抛弃原有的风格。

Foster Parents乐队在2017年6月发行了第一张全长专辑《Grim》

5)推荐一些近期在听的音乐并简单评价。

Jon:最近我总是在听The Most(美国数学摇滚乐队)和Wild Ones(美国梦幻流行乐队)。任何带有铜管乐器和流行音乐钩子的歌曲,我都很容易喜欢上。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两个乐队的原因。另外我还听了很多遍Subsonic Eye和Forests的专辑,两个都是新加坡的乐队。实际上我们下个月会在广州和Forests一起演出,对此十分期待。我这周随意听的歌是Chromeo的Don’t Sleep’(Gregor差点因为这件事要把乐队解散了)。如果你问Gregor的话,他估计会给你一堆嘻哈艺人。

6)如何看待大家都喜欢的后摇滚、器乐摇滚、数学摇滚在中国的发展。

Jon:最近的话,感觉大家对于数学摇滚的兴趣与日俱增了,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上海目前的(后摇)音乐场景不是那么的活跃。我希望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上海乐队能不断录音和发行新的作品。

7)作为两位生活在上海的老外,最喜欢的上海社区是哪个区域?为什么?

Jon:上海有许多很好的地方,但我有最深感情的应该是徐汇区交通大学这一块。我最早在上海就是住在这里,之后几次搬家也没有离开这块地方。Gregor也在这个区域住了很久,所以我猜他也会有类似的感受。

8)如何看待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不同的东方国度,可以是音乐上也可以是任何文化方面的感想。

Jon:我从没有去过日本,所以对日本的文化并不了解。但是我的确是感觉日本的现代音乐是非常独特的,特别是数学摇滚这一块。我相信中国现在也有许多有趣的独立音乐在发生,但我个人还没有听到特别有特色的。我个人感觉,现在大多数本地乐队想要发展和成功似乎越来越难了,所以可能还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等到新一代的“中国之声”的形成。

策划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