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我的地盘你做主VOL.6 对话 脑浊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2-24

『我的地盘你做主』是育音堂编辑部新推出的一个采访栏目。作为一个演出场地,不同于音乐媒体,我们会更好奇于乐队和歌手的“场地观”。过往演出中印象深刻的场地、场地附近的餐厅历险、演出前的背景音乐、最糟糕的嘉宾乐队,我们把围绕场地的一系列问题,一股脑抛给那些每年都要到处巡演几十甚至上百场的艺人,期待能挖出一些有趣的回忆和奇葩的经历。我们也会不断加入新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脑浊又要来了!这次的巡演标题很长,叫做”想要淤泥做衣,长风狂暴里的巡演”。到底他们的演出有多么狂暴,你只有来了现场才能体会!

以下采访由乐队主唱/吉他手DeeDee老师回答。

1)在所有过往的演出经历中,你曾经演过的印象最深刻的场地是哪一个?最糟糕的又是哪一个?

DeeDee: 好的演出场地太多了,但是那种糟糕的吧,可能记得更清楚一些。比如说,第一次去贵阳,那是好多年前了,应该是2000年初吧,那时候还没有LiveHouse,然后是一个哥们儿接待的,到场地以后发现都没有演出设备,吉他没有吉他音箱,所有的演奏乐器都是直接拿根线接到调音台上,用两个喇叭出声儿,就这么一个特别特别简陋的演出环境。然后好像当时据说啊,整个贵阳市找不到一个吉他音箱,就没有这东西。然后呢,最过分的是演出的舞台是陷下去的,比观众低一个台阶,等于观众是在外围,比我们高一个台阶儿,在上面再往下看我们。

就像这样的演出其实挺多的,毕竟那个时候这个现场演出的文化还没有呢,脑浊是第一批走起全国巡演的。很多地方都是那种把乐队邀请过来就算成功了,根本就没有在意设备、宣传等等,他们根本没有这套流程,单纯就是把乐队叫来就算成功的,所以当时经历过很多这样的演出。

2)当你走进一个演出场地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场地的哪个细节?

DeeDee: 到场的第一件事儿肯定是先看舞台,看看我们演出的这套东西怎么样。除了演出舞台这块儿东西以外,我可能第一个观察就是出口,安全出口。对,因为有的时候毕竟演出嘛,这个人员聚集的地方,然后事先观察好安全出口还是很有必要。

3)对大多数乐队而言,场地附近的餐馆总是乐队试音或者演出后的首选。能说说你在场地附近吃过的最好吃的餐馆经历?

DeeDee: 场地周围的美食好像没有,都是凑合吃的,没有什么特别地道的美食,基本上都是演完出再专门儿去为了美食跑一趟。因为其实这个逻辑很简单,就是一般这种有美食的地方,都在一个特别旺的街上。那这种街呢,一般房租比较贵,LiveHouse一般都不会在那儿存活。

3)说到观众候场/乐队换场时候的场地背景音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正合你意/莫名其妙/无法忍受的时刻?如果是你们自己负责歌单制作的话,会放哪些特定的歌曲或者艺人吗?

DeeDee: 我们还挺阶段性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所有的场地音乐都是以朋克音乐为主,会在我们上场之前突然转个风格,放一个味道完全不一样的,转换一下,然后让大家意识到演出马上开始了,就要这么一个效果!但是有一次我们演出,就不点名儿了,当时我们调音师电脑有问题,他下载好的音乐放不了,场地的WiFi也不行,播放歌曲的软件儿特别卡,放歌的时候一卡一卡的更难受,就干脆就放在场地自己电脑上的音乐,结果放的音乐都特别尴尬,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4)如果你是场地老板,你心目中的理想场地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起个什么名字?会专注于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吗?

DeeDee: 专业的场地首先是肯定设备得专业,其次是后台得舒服,洗手间干湿分开,后台也得做到专业,要让艺人、乐队演出的舒服,场地对于观众首先得安全,观众看演出的体验方面儿的要求会比较高。

名字就叫她“Keep Screaming”吧,满满的情怀!看名字就知道场地的风格肯定是以朋克为主,但不局限于朋克。来场地演出的艺人,音乐质量肯定得是有品质的,首先我得认可的。不能以艺人的流量来衡量,必须得是音乐品质和演出质量得达标,不然你再能卖票我也不让你演!

5)嘉宾乐队一直是演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能说说你看过的最棒和最糟的嘉宾演出吗?

DeeDee:好的嘉宾乐队挺多的,他们也挺重要的,就是能让场子很快热起来。在我们演出之前让观众热身。不好的嘉宾乐队也有很多例子啊,比如说,有的乐队自己上台胡躁一通,因为很多年轻乐队对音量、或者一些器材的使用不到位、和自己的一些坏毛病,经常是把舞台躁坏了,音箱不出声儿了,或者器材上出现问题,导致我们后面无法正常演出,经常有这样的问题。当然随着现在时代变迁啊,现在孩子们看着东西多了、眼界也宽了、不至于出现以前这种问题了,这都以前的段子了~

我想起一个特别有趣的段子,当时应该是2000年吧,在北京,当时也不叫LiveHouse,一个叫无名高地酒吧,也是个演出的据点。然后那天是脑浊演出,嘉宾正在演出的时候,场地负责人过来说:我这有一帮兄弟从东北来了,大老远过来北京演出,能不能在脑浊上场前演两首歌儿,就两首!我们说,OK,两首歌,演呗!然后这帮哥们儿就上去了,两首歌儿演了40多分钟,当时就把大家都演颓了,崩溃了。这就是现在著名的惘闻乐队,我们也都是好哥们儿。

惘闻早期照片

6)请问你目前居住在哪个城市呢?如果有乐迷会去到你居住的城市,你能分享一些秘密(你一般情况下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场地 / 酒吧 / 餐厅 或者地方吗?

DeeDee:我居住在北京,如果想在北京偶遇上我呢,LiveHouse就去School吧,还有五棵松MAO LiveHouse,看演出的话这些地方可能会碰见我。那你要想喝酒就去Tiny,这是脑浊前任Bass、现生命之饼Bass马继亮开的酒吧!

School Bar

扩展信息:
– School Bar,Livehouse,北京市东城区五道营胡同53号院
– TINY精酿啤酒屋,酒吧,北京市朝阳区新源街7号楼2单元102

采访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