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我的地盘你做主VOL.17 对话 Theseus忒修斯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3-12

『我的地盘你做主』是育音堂编辑部新推出的一个采访栏目。作为一个演出场地,不同于音乐媒体,我们会更好奇于乐队和歌手的“场地观”。过往演出中印象深刻的场地、场地附近的餐厅历险、演出前的背景音乐、最糟糕的嘉宾乐队,我们把围绕场地的一系列问题,一股脑抛给那些每年都要到处巡演几十甚至上百场的艺人,期待能挖出一些有趣的回忆和奇葩的经历。我们也会不断加入新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2015年在台北成立的Theseus忒修斯,虽然成员都是95后,却在歌词中流露出超越同龄人的老成。在经历了成长的残酷过程后,成员会思考“你说你的年代,没有什么是自由的。我说我的年代,没有什么自由是被人们记得的。”(歌曲《驻水》)

乐队即将开始的首次大陆巡演,第一站就在育音堂。80分钟的演出中,乐队将带来13首新老作品。而我们也非常期待乐队如何将自己全新的现场概念“器乐式剧场”表达给现场的观众。

1) 在所有过往的演出经历中,你曾经演过的印象最深刻的场地是哪一个?最糟糕的又是哪一个?

A:印象最深刻的场地应该是2017年夏天金门的一个音乐祭,那天风很大,连爵士鼓的钹架都被吹倒了,鞋子、麦克风都是沙。场馆让我们觉得最糟糕的状况大概是,表演事前其实已经有跟场地方对过资料,监听、器材需求等等数据,到现场却发现没有做到,那这样的状况通常是比较不理想的,毕竟前期大家也都很认真在讨论,不希望讨论变得没有意义。

2) 当你走进一个演出场地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场地的哪个细节?

小正:柜台。

瀚元:监听音响数量够不够,很怕五个人只有三颗监听的状况,因为彼此想听的东西都各不相同。

翔煜:会先注意吉他音响的牌子,然后再看酒要从哪拿。

Linus:会看麦克风是什么牌子的,翔煜插话:「你干嘛看?」,「没有没有,我是说收音箱的麦克风」Linus回道。大家笑着,以为翔煜要揶揄Linus又不需要唱歌哈哈哈。

禹丞:我会先看爵士鼓的架子跟结构是不是坚固的,因为其实时常遇到场馆的爵士鼓组都已经松脱,这样表演时就会比较头痛。

3) 对大多数乐队而言,场地附近的餐馆总是乐队试音或者演出后的首选。能说说你在场地附近吃过的最好吃的餐馆经历?

瀚元:台北Revolver旁边的金峰卤肉饭

Linus:台南TCRC旁边巷子有家烤肉

翔煜:台南TCRC附近的海安路有次铁击老师们有带我们去吃一家卖皮蛋盖饭的很厉害。

小正:台北女巫店旁边的凤城烧腊很厉害。

4) 说到观众候场/乐队换场时候的场地背景音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正合你意/莫名其妙/无法忍受的时刻?如果是你们自己负责歌单制作的话,会放哪些特定的歌曲或者艺人吗?

翔煜:这次巡演的时候有特别准备十首歌左右的换场歌单,这些歌曲对我们都十分有影响力。Linus紧接着问「有申豪老师吗?」「有!」可见翔煜受申豪老师影响之深。

5) 如果你是场地老板,你心目中的理想场地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起个什么名字?会专注于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吗?

禹丞:鼓台超高,绝对看得见鼓手而且在鼓台旁直接再设一个鼓手摄影专区,没办法,坐太后面太常被忽略了哈哈哈哈。然后名字还没想到,曲风都接受。

6) 嘉宾艺人一直是演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能说说你作为乐队或者观众,有什么有趣的和嘉宾有关的演出经历可以分享?

翔煜:我觉得最有趣的是今年四月台北小地方的一场表演,白铁仔在唱的时候直接邀请小正上台唱忒修斯的天火,还有一次是在台北女巫店表演到一半换嘉宾上台唱歌时然后我跟小正在台上轮流吃炸鸡,那感觉很深刻也很有趣。

7) 作为乐队,你希望自己城市的演出场地在日常运营中,应该做哪些事情,能够帮助到本土的音乐场景和乐队的发展?

翔煜:我觉得不只是大的乐团到这边演出才来看表演,这应该是种文化,就象是平时下班后会去看场电影一样那么自然,简单来说就是从我们自己本身出发,带大家养成这样的习惯。

8) 请问你目前居住在哪个城市呢?如果有乐迷会去到你居住的城市,你能分享一些秘密(你一般情况下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场地 / 酒吧 / 餐厅 或者地方吗?

大家都住台北。

翔煜:我会推荐小地方展演空间,那边场地方的人都很好。

禹丞:我会推荐大家去一些巷弄的咖啡厅,例如:半路咖啡厅、糖人咖啡厅、早秋咖啡厅、otime咖啡厅,这些咖啡厅有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都不是连锁的咖啡厅,而每间咖啡厅都有自己独特的咖啡风味和空间特色,嗯,我真的没事很爱泡在咖啡厅,好啦,有事的时候也会在咖啡厅做事哈哈哈哈。

采访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