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音堂 YUYINTANG

生活在现场 Live in Live

我的地盘你做主VOL.10 对话 Iceage

by yuyintang / 发布于 2020-03-09

『我的地盘你做主』是育音堂编辑部新推出的一个采访栏目。作为一个演出场地,不同于音乐媒体,我们会更好奇于乐队和歌手的“场地观”。过往演出中印象深刻的场地、场地附近的餐厅历险、演出前的背景音乐、最糟糕的嘉宾乐队,我们把围绕场地的一系列问题,一股脑抛给那些每年都要到处巡演几十甚至上百场的艺人,期待能挖出一些有趣的回忆和奇葩的经历。我们也会不断加入新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2015年1月,刚在独立乐坛小有名气的Iceage进行了他们的首次中国巡演,其中上海站和老牌英式摇滚乐队Starsailor是同一个晚上两个不同的场地。然而演出的撞车丝毫不影响Iceage在育音堂的票房和人气。如今回想起来,当晚观众的尖叫声依然回荡在耳边。时隔4年,这支丹麦后朋乐队将再次来到育音堂,不同的是,这次的场地将是去年新开的育音堂音乐公园。乐队去年发行的新专辑《Beyondless》,不仅见证了他们改变,更是见证了他们的进步。滚石等多家媒体将这张专辑选入了年度精选。除了可以预见的尖叫和玫瑰,我们也期待乐队更加激动人心的舞台表现。

1)在你们过往的演出经历中,曾经演过的印象最深刻的场地是哪一个?最糟糕的又是哪一个?

我们几年前在Bakersfield的一个拳击馆演出过,舞台就是拳击台上,那一场演出记忆犹新。最糟糕的场地通常是那种新开的非常商业没有灵魂的场地,有太多条条框框的规定,各种限制。

2013年Iceage在加利福尼亚的Bakersfield的现场照片
( photo by GARY MAGILL)

2)当你走进一个演出场地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场地的哪个细节?

希望有一大杯冰镇的的啤酒之类的在迎接我。当然气场相合的观众也是我想要看到的。

3)对大多数乐队而言,场地附近的餐馆总是乐队试音或者演出后的首选。能说说你在场地附近吃过的最好吃的餐馆?

有时候我们演出前会来点蛇血,当然前提是我们能变出来的话。

4)说到观众候场/乐队换场时候的场地背景音乐。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正合你意/莫名其妙/无法忍受的时刻?如果是你们自己负责歌单制作的话,会放哪些特定的歌曲或者艺人吗?

我们通常会自己准备一个歌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场地的调音师可能会挑多糟糕的音乐来折磨当晚的观众。最近当我们走上台的时候,伴随的音乐是迪士尼的《侠盗罗宾汉原声》里的“The Archery Affair”

5)如果你是场地老板,你心目中的理想场地会是什么样子的?会起个什么名字?会专注于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吗?

我们已经算是有一个场地了。在哥本哈根我参与管理一个叫做Mayhem的场地,前身是一个修车店,现在我们会在里面排练,偶尔也会办一些演出。

哥本哈根的Mayhem主要举办一些实验和极端音乐的演出

6)嘉宾乐队一直是演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能说说你看过的最棒和最糟的嘉宾演出吗?

我不想说任何乐队的坏话,虽然过去几年里我们还真得和不少糟糕的乐队一起同台演出过。当然,上个月和我们一起演出的Peleda、Shame还有Nadah El Shazly,他们都非常得棒!

7) Elias已经来我们场地育音堂演出过两次,先是2015年的Iceage专场,然后2016年又带着另一支乐队Marching Church。你对育音堂场地有什么评价吗?

育音堂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密感,并且对乐队来说,演出时能够非常近距离地接触到观众,这种感觉很棒,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场地。

8) 请问你现在居住在哪个城市?如果乐迷旅游去到你的城市的话,你有什么“一般不随便告诉别人”的秘密场地/餐馆/酒吧或者随便什么地方,可以和乐迷分享?

我住在哥本哈根。推荐去Ny Carlsberg Glyptotek看看那些历史文物和雕像,去植物园的玻璃房见识一些罕见的带有异域风情的树木和植物,另外就是在市中心历史悠久的酒窖式酒吧里喝上几杯。

Ny Carlsberg Glyptotek(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是哥本哈根最美丽和最具人气的博物馆之一

采访 / fanm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